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云计算 >
栏目导航
通信
4G
3G
TD
宽带
FTTH
PON
IPRAN
PTN
芯片
云计算
数据
运维
机房
信息安全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LTE
诺基亚
三星
工信部
运营商
移动
电信
联通
设备商
华为
中兴
爱立信
NSN
阿朗
ASB
烽火
大唐
终端
智能手机
苹果
地方资讯
刘奕君:藏在角色后 俯身人海中
日期:2021-09-14

  采访中,他有时会停下来,想一想,再用肯定的语气说出答案。

  “《扫黑风暴》的制作团队很严谨,连造型师都特别细致。他们在进组前就研究过我以前很多的角色。定妆时,他(造型师)说我本来的唇色有些深,要减淡一些压暗一点,让何勇的外形更刚毅内敛。一个连唇色都考究的团队,是让人放心的。”

  “你能明确感知‘何勇’身上那种除恶务尽、邪不胜正的精神。那是多年刑警生涯形成的信念感。你得给观众呈现出这种东西来。”

  “这个角色是我争取来的,很复杂的一个人物。”

  “我的职业是演员,走进角色,再走出角色。‘他(角色)’在戏里是我,其他时候,‘他’与我无关。”

  “在生活里,我和每个人一样,都是芸芸众生。”

  2021年才过去一半,刘奕君已经拍了三部作品——《新时代青春之歌》《开端》,以及正在摄制中的《张卫国的夏天》;播了三部作品——《理想照耀中国》《生活家》和上映三周播放量冲破30亿的大热剧《扫黑风暴》。

  半年时间演绎、呈现的六部作品都是现实主义题材,但人物差别却极大。扶贫干部、戏曲台柱、革命者、企业家、刑警……在表演上,他似乎既不愿重复角色,也不愿重复自己。那种突围的锋芒,始终潜于内心。

  上妆即无我

  采访改过两次时间。

  《扫黑风暴》的拍摄日程太紧了,用夜以继日形容不为过。整个创作团队都是认真的人,又是大尺度的现实主义扫黑题材,大家都想打磨出一个精品。结果就是剧本、人物、表演……来一遍,再来一遍。

  记得去年末更改采访时间时,刘奕君在电话里特别抱歉地说,真对不起耽误了你的时间。

  直到前两天看到同行采访导演五百的文章出来才知道,当时剧组正在拍一场挖尸体的戏。外景地很远,要坐3小时车才能到,到了化妆还得1小时。那天刘奕君在现场等了9个小时,结果因为前面的戏拍延时了,最终也没拍成他的。五百导演过意不去,刘奕君反过来宽慰:“料到了,我明天再过来就是。”然后又坐了3小时的车回驻地。

  算起来,他该是在候场时打来的电话,语气里听不出半点长久等待的焦虑,只有因自己牵延了他人时间的歉意……

  去年11月到长沙拍《扫黑风暴》前,刘奕君刚刚拍完建党百年的献礼剧《功勋》。10月初的酒泉白天干热,夜里清冷。他在化妆间里从早到晚坐了八个小时,变成了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为了贴近人物,化妆师往他头上粘了一整个假头皮。

  不是有人问,他自己从不主动说。

  在他看来,这都是做演员的本分。既然喜欢表演,又挣得是这份钱,那就该为角色受冷受热,该饿饿,该等等,还必须认真把戏演好,才对得起台前幕后那么多人起早摸黑的努力,对得起看剧的千万观众。

  演每个角色前,刘奕君都会在心里琢磨无数遍。“我不会刻意去给人物写小传,但从拿到剧本开始,‘他’就在我心里。走路吃饭睡觉都会想。就算是闲来喝茶、午夜梦醒,想到什么和‘他’相关的,随时都会拿起剧本再看两眼,咂摸一下。”

  《父母爱情》里欧阳懿老年时穿衬衣或有领T裇、戴渔夫帽的造型就是他跟导演孔笙提得建议。剧组原本准备的装扮是老头汗衫和大裤衩。当欧阳懿满头白发穿着T裇西裤站在船头迎风大声朗诵整阙苏东坡的《江城子·密州出猎》时,那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狷介书生味道一下就出来了。刘奕君拍完这段看回放时就觉得,这个角色完整了,成了!

  人有骨 戏有魂

  戏演了三十多年,对任何一个角色,他都没有轻慢过。

  当年在北京电影学院,老教授们耳提面命,讲得最多的两句是“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戏比天大”。

  演扫黑专案组组长何勇前,刘奕君专门去和海南4名办过扫黑案的警察聊了5个多小时,怎么找线索、怎么审讯、怎么办案……摸了个一清二楚。大量的专业术语和审讯场景,怎样表现才能不单调?人物关系怎么梳理?和李成阳多年同学变成敌人,又从敌人变成战友,从怀疑到信任的生长轨迹该怎么铺陈……人物在他心里被琢磨透了,才有了现在这个被观众称道的兼具复杂性和神秘感的何组长。

  几个月的时间要让另一个人从自己身上生长出来是不容易的,得从接到剧本开始,就让角色住进心里。十年前在四川拍《李冰传奇》,刘奕君演治水名臣李冰。3月的成都多雨湿冷,有的地方甚至积雪未消,整组人都在泥水里趟。戏从上午拍到半夜,他一天湿透了两双鞋。为了贴近角色,他学会了绑马叉、垒泥坝、做木工活儿。中间因事回北京,路过蓝色港湾看见亮马河河道改造,刘奕君差点下意识地跑过去告诉正在施工的工人要“深淘滩、低做堰;逢弯截角、遇正取心”。回过神来自己也笑,“是不是疯了?”

  今年4月,他到广西白色拍扶贫题材的电视剧《新时代青春之歌》。为了演好村支书农战山,提前好几天进组去体验生活。田间路、泥胚房……戏拍到夜里9点,才和演黄文秀的女主角杨蓉一起蹲在地头就着打光灯的亮吃上晚饭。

  台词是演员的基本功之一。越是重要的戏,刘奕君在拍摄现场越少看剧本。他习惯在头一天把所有的词都记下来,这样人物的感觉才能在心里生根。

  《剑王朝》的导演马华干和他是第一次合作,剧拍完对着前来采访的记者夸刘奕君:他任何动作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只要告诉他这个角色的感觉,他就能给你100分的表演。

  2008年,《大盛魁》杀青。几年后,刘奕君无意间看到一张自己饰演的孙文举老年时期的剧照,发辫斑白,目透沧桑。想起剧中人一生恃才傲物、遍历峰谷,最终悟到了其父所说“和为贵”的道理,他在微博写下一行文字:胭脂终将褪去,独留风骨人间。

  “这是你的感悟,还是孙文举的感悟?”

  “说不清楚。我这么理解的也就这么演了。可能换其他演员,又有不同的呈现方式。表演一定是带着演员自身的阅历和认知的。”

  切入生活的肌理

  拍《扫黑风暴》的间隙,刘奕君买了台新相机,戏余在长沙走街串巷拍了不少照片。岳麓山、坡子街、拍戏的山村;行人、街景、山光树影……某一刻触动过他心灵的生活况味、世象人情,都被定格在了镜头里。

  表演是研究人心的学问。自然山海间,日常烟火处;万物万灵,千人千面,都是最好的观察和体悟。

  2008年《翡翠凤凰》开拍,刘奕君自己开车从北京出发,沿高速公路经丽江入川。成都往南到雅安后只有国道,再往后一路盘山崎岖,有时遇到滑坡只能另寻新路。行车记录仪里海拔高度不断攀升,周围崇山峻岭人烟稀少。当车行到海拔4000多米的一处山巅,他停下车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告诉家人自己的位置,还拍了张照片。

  那天,是他的生日。身后的天空飘过云朵,游龙一般迤逦。

  刘奕君有时翻照片,还能想起当时站在大凉山巅和父亲谈笑的情景。

  许多年里,他或因拍戏或因旅游,去过国内外许多地方。城市、乡村、旷野、海滩……遍及天涯的“游方”状态,以及这种状态下,与生活、与他人、与自然的联接,充盈着他的内心,抚慰着他的情绪。行脚与表演恰似两种相互依托的实践,把地理变成山水,把植物变成草木;把文字变成影像,把自己赋予“他生”。

  或许表演这件事,就是切入生活里自己的本心,再造出界外的另一种真实。他走进自然与人海的肌理中,腾空自己,汲取力量,一步步去接近剧作中的另一种人生。

  《扫黑风暴》杀青的前一周,恰逢2021年的元旦。剧组在拍摄现场准备了火锅和烟花。刘奕君跑过去点燃了火引,烟花在夜空中绽出绚丽的光华。“新年快乐!”他孩子一样的笑,和在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拥抱。

  那些过往,以及刚刚过去的对这世界上每一个人来说都不可忘记的2020……

  镜头内外,时光终将凝成琥珀。

  “新年快乐!”他说。

【编辑:陈海峰】

友情链接:

C114是中国较早成立的专业通信行业垂直门户网站,是中国通信领域历史很久,规模很大,覆盖面很广的网络媒体。C114通信网全面,及时报道包括中国移动,电信,联通,华为,中兴,爱立信等国内外运营商,设备商资讯以及行业新动态;C114通信人家园是国内很大的通信专业社区。